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南竿,一九七三

張東瀛

2009-07-16 完稿, 2010-06-23上網



啟航

無灞橋煙水,也無十里長亭。夜晚的基隆港,星空映照船影,冷豔中帶著淒涼。悄悄地,登陸艇開始移動,越過東方皇后號,就要離開碼頭。不久,岸上的燈光終於消逝。雖說男兒志在四方,冒著九級風浪出海,心境卻瀟灑不起來。忽然間,一個巨浪打來,船身晃了兩下,坦克艙中的人和背包,如同煎鍋裡的香腸,不停地翻滾著。不知過了多久,終於聽見有人大喊「看到陸地了」。從搖擺的甲板遠望,馬祖列嶼像在潮中下碇的風帆,不停地起伏上昇。下午一時三十分搶灘。我要報到的地點在鐵板,還有一段路要走。車子在山道上拐來拐去,遠方傳來砲聲隆隆。到達連部,天色已暗。吃過飯,在燭光下才發現,餐廳原來是蘆葦搭蓋的草寮。


港口素描

儲水澳西南方有一座廢碉堡,看來是五零機槍陣地。三向開窗,從射口可以遠眺海面。太陽偶爾露個臉,一下子又躲起來。若是春雨綿綿,羊腸小徑準是泥濘滿佈。從露儲場可以俯視港口和西尾,放眼北望,第三根通訊桿盡頭,就是北竿和高登。三、四月間,春霧正濃,馬祖港宛如罩上白紗,只聽到氣笛聲嗚嗚乍響,霧薄時候,諸島就在虛無縹緲間了。

媽祖廟前,有幾個人在編竹筏。粗大的麻竹先用草繩捆綁,再塞上木楔,便緊靠一起。有一次我從小徑下山,看到一艘漁船正在海裡衝浪。金黃色陽光,從灰黯的雲隙灑落,風很急,浪很高,雷電交加,小舟卻不屈不撓。年青力壯的負責打漁,老人和婦女忙著煮魚、曬魚。丁香魚在陽光下閃閃發亮,孩子們聚精會神把玩彈珠。像他們那樣的年紀,我也常在地上流連,曾幾何時,看到玻璃珠子,卻有陌生的感覺。


戰備演習

潮水沖擊岩石,浪花飛濺。梅石澳口,不時傳來稀稀落落的槍聲。還在睡夢中的鳥雀,突然從樹叢飛出。一九七三年九月二十七日凌晨五時三十一分,金池二號演習的第二天,我們已經在壕溝裡蹲了一夜。天氣有點涼,太陽仍在地平線下,只有幾道紅霞,偶爾從濃密的雲層穿出。

排陣地在六八高地前緣,左方是第一班,右方是第二班,兩挺機槍火網交叉,剛好封鎖澳口。第三班在高地背面,傳令不時跑上跑下,一下子毒氣來了,一下子心戰喊話。幾度喧嘩過後,周遭又恢復靜寂。秋桂山一帶,看來十分安祥。天主堂旁邊有幾頭乳牛,悠閒地吃草,我卻擔心,那兩箱手榴彈全是真的,不曉得會不會有人好奇打開。驀地,一片血紅映入眼簾;石蒜花正盛開,讓人怵目驚心。從望遠鏡裡,隱約還可見到蘆花在微風中輕搖,朝露點點滴滴。

幸運草原本下垂的葉子,不知何時展開了。海風陣陣吹來,天空沒有一絲雲彩。好不容易捱到傍晚,一眉新月在落日餘暉中閃爍著。敵軍已經奉命休息,弟兄們也取出便當大口吃著。傳令兵把一張「請把飯多裝一點」的字條放進空飯盒。他不知道,過了今晚,演習就要結束了。


戰術行軍

午夜時分,沒有月亮。全副武裝的戰士,由儲水澳魚貫而出。途經秋桂山,風不太大,只是有點刺骨。部隊過了珠螺,霧氣從海面掩至,星光逐漸消失。戰備道微微可循,小徑已被暗夜吞沒,兩公尺外一片漆黑。走過一段下坡碎石山路,幾個弟兄東倒西歪,所幸只是有驚無險。

步兵碉堡幾乎全在海邊。耳際傳來怒濤拍岸,猶勝萬馬奔騰。值班的哨兵,在寒風中經常凍得發抖。這些充員戰士,眼看著牆上蠟炬,不知何時返台,難免跟著淚痕斑斑。沿著海岸繞上一圈,最快也要四個小時。回到駐地,濃霧瀰漫山谷,兩碗熱粥下肚,寒意盡除。不久,遠處傳來幾聲雞啼,天尚未破曉,井邊的轆轤已經轉個不停。


浮生半日

天氣相當晴朗,坐在碉堡裡,不時聽到鳥鳴。桃花初綻,春日已近。樹林裡的斑鳩突然展翅,似乎發現有人偷窺。隔壁步兵的公雞,喔喔叫了幾聲。通往海灘的小路,被無情的雷區阻隔,不知危險的牽牛花,卻放肆地爬滿四周。

池邊的芒草,長得約有一人高。從壩頂流下的山泉,經過層層土石,到達下游彎曲處,已經變得清澈透明。山谷背風面,林木相當茂盛。松果早已掉光,殘存的楓葉與藍天白雲相映,分外悅目。澳口的海水,平靜無波。桃花正在吐蕊,迎風漫步,有一種酸酸麻麻的感覺。陽光照在臉上,很溫暖,原來是三春暉。老枝奮力抽出嫩葉,小蟲忙著翻開新土,當相思樹綴滿黃花,蟬聲響起,我也要買棹歸航。


長亭更短亭

細雨打在玻璃板上,冷風夾著水氣吹入車窗。我拉高衣領,突然發現山隴和清水在雨霧裡顯得格外青翠。遠處漁帆片片,山路蜿蜒曲折。峰巒路樹、滿佈偽裝的碉堡和石砌小樓構成一幅美麗的圖畫。車過八角亭,微雨初霽,不覺想起李白的「菩薩蠻」。兩年的軍旅生活,即將在南竿的碧空下結束。這裡,無曉角悲鳴,無薤露垂淚,卻有戎馬的倥傯,和喚不回的青春歲月。遠離市囂,面對千山萬水,一朝回首,方知所見,仍是十里紅塵。

又是五月黃梅天。聽!碉堡外狂濤怒吼,風過蘆葦,絲絲作響。歸期已屆,再會吧!南竿。


後記

「南竿,一九七三」,是我的服役側寫。歷經多年,走馬燈般的回憶,沉澱出這篇短文。彼岸花正紅,腦海中一再浮沉的影像卻是暮春時節,儲水澳的野百合與鐵板的轆轤。當年因緣際會,如今物換星移。謹以此文紀念1973-1974戍守戰地的馬祖同胞和弟兄們。



[
中文作品 | 回主畫面 | 已發表論文 | 台語作品 | 台語語音筆記本 ]


This website is sponsored by VIKON Corp.
Copyright July 1996. All rights reserved.

Last update : 2010-06-23
有什麼建議嗎 ? 來信請寄:   vikontony@gmail.com